书包网 > >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 > 正文 第39章 第 39 章
    之所以这么在意身上的红迹, 是因为景寻小时候在孤儿院里就没少被蚊虫袭击过。

    那会儿大院里环境很差,小孩子在夏季被蚊虫叮咬是很常见的事,但景寻血甜, 蚊子就喜欢咬他一个人,而且一旦被叮就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包,往往大腿被叮了那上身和小腿也免不了, 又或许是因为皮肤嫩, 被咬的部分第二天都会肿起大大的包, 他经常被痒得不行。

    现在,那些红色的斑点虽然很稀疏,但一眼望过去就有几个, 又因为景寻的皮肤过于白皙,是以那些痕迹也异常醒目, 倒真像是被蚊子咬了。

    但景寻看了看后,觉得还是有些不一样, 就上手摸了摸。

    那些痕迹是平的、没有鼓起的包,也不痒, 似乎又不像是被蚊子等昆虫咬的……

    “景寻。”

    正当他晃荡着一条腿在那里研究的时候, 沈逸烬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

    他的嗓音听起来比以往都要嘶哑一些,这让景寻瞬间反应过来——由于一条腿被抬高了,座椅把手的支撑力就变小了, 他的臀部势必要更多地压在了沈逸烬的大腿上……

    再说了,他怎么可以在先生面前做这么不雅观的事情!

    景寻赶紧把腿儿放下,埋头道:“先生, 抱歉。”

    说着, 他想要顺势从沈逸烬的腿上下来, 但对方竟然丝毫不配合, 也不出力。

    景寻只好狐疑地看向对方,又顺着沈逸烬的眼神向下看去……最后手毛脚乱地把刚刚被掀起的衬衫也整理好。

    景寻很瘦,他身高虽然近一米八,但衣服的尺码通常都是穿175cm大小的。可现在身上的这件至少是190cm,比他平时穿的大了三个尺码,上身效果就如同穿了条裙子一样,下摆直接盖过腿根。

    坐在沈逸烬腿上后,下摆倒是往上窜了些许,但也能勉强遮住重点部位。

    不过刚刚被他那么一掀,就……

    虽然他有穿着胖次吧。

    但……

    红晕直接在耳边炸开了,仿佛不知不觉间,整个书房都火热了许多。

    景寻赶紧整理好了衣服,无比乖巧地坐好。

    坐了半天,他发现沈逸烬还是没有要把他放下来的意思,不禁再次提醒对方:“先生?”

    可沈逸烬却倏地说:“不是蚊子。”

    “?”

    更加狐疑地抬眼,景寻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总觉得先生此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压抑。

    但沈逸烬无论还是表情还是眼神,都是一如既往地高深莫测,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顺着对方的话继续询问道:“那是什么?”

    “……”

    似乎是被问到了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沈逸烬又沉默了。

    他修长的手指在座椅扶手上敲了敲,而后突然伸展双臂,将半倒在腿上的青年捞起,坐直了身体。

    后背也没有了扶手的支撑,景寻只能完全靠着沈逸烬手臂的力量稳住身形。

    可怜他身材并不低矮,虽然没有二两肉吧,可胜在骨骼匀称。

    但谁能想到,此时此刻,他,竟硬生生地变成了一只提线娃娃!

    而更加始料未及的是,正当景寻觉得错愕感慨纸片人的力量的时候,沈逸烬却猝不及防地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虽然这回吻得并不深。

    但景寻感觉自己的唇好像是在被一阵按碾过后,又被轻轻地咬了一下。

    ……

    沈逸烬重新抬起头。

    依旧幽暗的目光全落在青年嫣红水嫩的唇上,他缓缓问他:“懂了没?”

    “懂什……”

    景寻眼睛一转,正对着沈逸烬的面颊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好、好像懂了。”

    他不得不撇开脸,但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那种痕迹真的是先生咬出来的?……

    啊不对,重点是,先生昨晚咬他了??

    没由来的,景寻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

    其实醒来以后很多梦境就会如潮水退去般被人急速忘记,即使是景寻的大脑也遵循着这个规律。

    他已经不大记得梦里的细节了。

    但那种气息和氛围却又很容易被回忆起。

    所以昨晚先生到底是咬了他还是……吻了他?

    又为什么?

    如果是咬的话,景寻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一定是他耍酒疯太严重了,先生被他气到了。

    但如果是亲的话……

    之前他们也亲过好久好久,不过都是脖子以上。

    景寻感觉,除了最开始的那夜以外……先生一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欲.望……即使截止昨天早上,他的嘴巴还有点儿被弄肿了。

    但也仅仅只是嘴巴而已啊。

    所以这个问题再往下思考那可就深奥了。

    啊,当然,他要声明一点,欲.望这东西跟反派先生的心理状况有关,不是对方不行的意思。

    但也正因为前几天获得当事人准许、阅读过沈逸烬全部的心理报告,所以景寻才觉得,还是先生被自己气到的概率更大。

    具体的,景寻也不敢问。

    思来想去,他都更倾向于是自己的原因,更有甚者,他甚至怀疑……不会是自己先、先动口的吧?

    毕竟……他做的那个梦也太……香|艳了。

    所以景寻决定,这个问题暂时就先不刨根问底了。

    还是自己先分析分析再说。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都不敢再去看沈逸烬。

    再看脸就要熟透了!

    沈逸烬的视线中,满面红光的青年别开脸,磕磕绊绊地说:“先生……咱们是不是该吃早饭了?”

    青年梗着脖子不看他,纤细颀长的脖颈尽情向外舒展,像一只美丽的天鹅。

    看出了对方已经窘迫得无以复加,沈逸烬便没再说什么,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不过他最终也没允许青年光着脚在地上跑,而是一路带着人回到卧室,找到了拖鞋。

    景寻低着头:“那我先洗漱一下,换身衣服。”

    沈逸烬说:“好。”

    他大概是去准备早餐了,并没有跟进衣帽间。

    所以没人的空间里,景寻赶紧对着镜子照了照身上的痕迹。

    那些痕迹更多的是遍布在他的小腹和大腿上侧,胸前只有零星几点,再往上,从狠狠凸起的锁骨一直到颈部都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所以,这真的是先生弄出来的吗?

    ……

    景寻猛地觉得有些脚软。

    只要稍一想到沈逸烬在他这些部位停留过,他的双腿就会下意识地夹紧。

    真是……

    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他是知道种草莓这个说法的。

    但他并不知道原来被种草莓竟然是这个模样!

    发红的部位并没有破皮儿,但被跟其他部分的白皙相比还是异常明显。

    就很神奇。

    搞得景寻不得不找来自己的手机。

    他想搜搜看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手机关机了,景寻以为是没电,就直接在衣帽间里接通了电源开始充电。

    但再开机的时候上面显示还有小半格电,这就有点怪怪的。

    没将这种小细节放在心上,景寻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种草莓的相关资料。

    虽然蹦出来的信息五花八门,有些还是小黄蚊……但他看文字的速度很快,汇总信息的速度更快,景寻很快就总结出了一个结论:是因为他的皮肤太嫩太白了,所以特别容易被种上草莓……

    行叭。

    景寻放下手机,莫名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

    外面骤然响起沈逸烬叫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先生在催他去吃饭,景寻连忙应了一声,赶紧去洗了个漱去吃早餐。

    吃完了早餐,沈逸烬的意思是抓紧时间出发,除了必备品以外什么都不用带,也不必刻意收拾,缺什么都可以到了S市再买。

    但景寻想了想,还是快速打包了两件衣服和睡衣,又换上了一身看上去还算得体的衣服。

    ……考虑到等一会儿要去S市见沈逸烬的爷爷。

    自从搬到这里后,沈逸烬就没少送他衣服。

    倒不是两个人都抽空去看去挑。

    据小唐助理透露,他们老大有时候路过位于公司楼下的CBD商业街的时候就会进里面选上两件。

    景寻的尺码非常标准,很好买衣服,有时候沈逸烬看到好看的,连搭配的鞋帽箱包也会一并买回来。

    而按照先生的说法,这样子他就不用经常回宿舍取东西了,节省时间。

    景寻又向来都无所谓穿什么。只要干净整洁就行,所以没挑过,有什么穿什么。

    可考虑到要见长辈了,他还是选出了最规矩的两套——都是版型标准的牛仔裤配纯色T恤,还有鞋子,他选了双很规矩的白色布鞋。

    跟他进来的沈逸烬见了,开口道:“到那边可能要爬山,选一双舒适点的鞋子吧。”

    “哦好的。”

    景寻下意识答了,但还是愣了一下,他没有爬过山,不知道具体该穿什么……

    沈逸烬已经从敞开的鞋柜中选了一双米白色的户外鞋出来,躬身放在他脚前的地上,说:“就穿这个吧。”

    这鞋子就是沈逸烬给他买运动服的时候顺便带回来的,鞋样倒也中规中矩。

    景寻没什么意见,直接蹬上。

    户外登山鞋一般更注重性能,外表反而千篇一律,比不上其他款的鞋子时尚。

    但穿着八分长浅色紧身牛仔裤的景寻却像是个地道的腿精,精瘦的小腿和突出的踝骨完美地修饰了款式普通的鞋子,愣是被他穿出了许多时尚的味道。

    沈逸烬似乎很满意。

    但他还是说:“小寻不用紧张,爷爷很好说话,也不会为难你。”

    景寻:“……”

    真的吗。

    沈逸烬的爷爷唉,那可是龙城的前首富!

    倒不是这层身份让景寻打怵。

    而是能走到这个位置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人?

    再说那毕竟是长辈……

    不过这段时间相处,沈逸烬虽然不常提起自己的家人,但毕竟两个人也不止一次地商量过回沈家的事,所以捎带着,景寻也听说了不少沈家家里的事。

    沈老爷子对沈逸烬一直很好。

    即使先生在外留学十余年,老人家对他也是多有挂念,及至两年前沈逸烬回国,他更是力排众议让先生接管了沈氏集团。

    当然,这跟沈逸烬本身的实力也脱不开关系。

    至于本来该继承家业的沈逸烬的父亲,景寻却没有听先生提到过。

    对方没提,他也没问。

    只不过景寻记得学长给他讲述原著剧情的时候提到过,反派先生跟渣攻的父亲头几年出了一场车祸,到现在还是植物人的状态,人事不知。

    “先生,我不紧张。”迎着沈逸烬关心的目光,景寻下意识说。

    可略带躲闪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他。

    景寻根本不擅长说谎。

    话说第一次见家长,怎么可能不紧张啊!

    他都要紧张死了!!

    不过沈逸烬突然说了一句话,倒是让景寻安心了不少。

    他说:“相信我,我不会让令小寻觉得难堪的事情发生。”

    “……”

    这话听着倒是在理。

    沈逸烬这个人,真的从没做过什么可能让他感到难堪的事。

    那么先生的意思是,因为知道爷爷不会为难他,所以才会带他去见他……的意思吗?

    ……不管是不是,反正景寻信了。

    心突然就这样定下来了。

    以至于后面的时间他都变得相当放松。

    为了节省时间,景寻收拾东西的时候沈逸烬也开始换衣服。

    注意到先生要脱衣服了,青年蹲在一旁整理行李箱的动作故意放慢了一些。

    趁着沈逸烬脱掉上衣的时候,他赶紧偷偷抬眼瞄了过去。

    还是身材好到爆炸的上身,凸起的腹肌和人鱼线都分外醒目……视线在那具堪称完美的身躯上来来回回地扫了一遍的,重点排查下腹部的部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都看了,景寻也并没有在上面找到类似于自己身上的那种红色痕迹。

    所以也基本排除了是自己先动口的可能……

    突然,景寻的视线里,沈逸烬转过了身。

    应当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方改用修长挺拔的脊背对着他。沈逸烬叫他的名字,声音低沉,似乎还带着一些无奈地提醒:“小寻。”

    景寻:“哦哦哦……我去,我去检查下屋里的水龙头都关没关。”

    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又盯着反派先生看了许久,景寻立即适可而止地起身,兔子一样跑出了这个房间,一溜烟儿消失不见了。

    ……原来先生被看,也会不好意思呀!

    走出卧室的景寻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被对方看时会觉得不好意思和赧然。

    这说明自己的脸皮薄厚正常,不是那种因为没见过世面所以特别容易害羞的人!

    景寻的脊背挺得更直。他果真把盥洗室和厨房的水龙头都检查了一圈儿,最后,还给饭厅架子上的绿植浇了水。

    自从景寻搬进来后,沈逸烬的助理们就很少再来。

    不过私下里他跟小唐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对方有告诉过他浇水的频率和水量,而这么长时间下来,景寻也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几盆植物的浇灌技巧。

    本来就很好养的绿植,在景寻精密似仪器控制的浇灌频率和水量控制下似乎变得更加茂盛了。

    原本今天还不是该给它们浇水的日子,明天才是。

    不过先生说他们可能要在S市停留一晚……或者更久。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浇一点吧。

    景寻在厨房里哼起了欢快的歌。

    而另一边,主卧里,衣帽间内,没有穿上衣的沈逸烬低头看着自己被长裤遮蔽的下半身。

    穿衣镜里倒映的影像中,锋利的唇线绷直,冷峻的面容依旧,只是神色比平时却多了一些无奈。

    再往下。

    纵然有长裤遮掩,但某个地方也明显比平时要突出了许多。

    沈逸烬静静地原地站了片刻。

    又看了眼时间。

    最终还是无奈地抬步,向更里面的浴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