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 > 正文 第18章 第 18 章
    二少脾气不好。

    这是众所周知的。

    但以前他烦着严景寻,只会纵容他们用言语羞辱对方,怎么今天……

    一声粗口|爆出后,胡晓鹏等人都不敢再说话。

    沈勃翰显然没想点到为止。

    这一次他看向了胡晓鹏他们:“你们他妈的嘴上就不能积点德?这是什么地方,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究竟有没有家教、有没有教养?!”

    “……”

    医院里人来人往,被沈勃翰这样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脸皮厚的人都受不住,更别提胡晓鹏这几个,平时仗着自己混进了二代圈就各种显摆、要面子胜过要命的人。

    胡晓鹏直接红了眼圈儿,也不敢看沈勃翰,只恨不得在别人的目光中钻进地缝里。

    可惜二少显然不是会怜香惜玉的人。

    他本就后悔上次没护着严景寻,现在满脑子又都是严景寻面色苍白的模样,一时心生怜惜,自然更容不得别人再埋汰他。

    事实上几天没见,沈勃翰也冷静了下来。

    人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只要几天没接触、没联络,几天形同陌路,好似快要失去……那些严景寻曾经令他厌烦的点,就似乎变得不是那么鲜明了。

    把心里的气在同伴中出了一出,沈勃翰重新扭回头去,想继续关心下严景寻。

    可……往回瞥了一眼,看见的只是严景寻……转身离开的背影??

    ……什么意思?

    他明显看见自己了,这点沈勃翰很确定。

    所以现在连见面跟他打个招呼都不愿意?!

    没由来一阵愤怒,愤怒之中,沈勃翰又有点心虚。

    他朝那个方向直接追了过去。

    可上一秒人还在他视野里,等绕过急诊台再追过去以后,那人就不见了踪影。

    四周都是病房,这里的走廊又四通八达,到处都是家属和病人,甚至走廊上还摆着病床……

    又往哪里去找?

    找了一圈儿没看见人,沈勃翰回到导诊台附近,有些发懵。

    站在原地的胡晓鹏还委屈着。

    他第一次见二少那样惊慌地追出去,心里又有些不服气,嘟囔着:“二少……严景寻他,他其实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怜,你还记得前几天我拍的那张照片吗,那个跟他在一起的人……”

    沈勃翰这会儿什么都听不进去。

    他回味着刚刚跟严景寻见面的细节,总觉得对方转身之前看自己的那一眼,眼神有些轻视和轻蔑。

    ……

    但怎么可能?

    严景寻什么时候那么待过他?!

    想不明白,于是怒火中烧。

    沈勃翰打断胡晓鹏的话,继续数落他:“要他妈不是你们,能有这么多事儿吗!”

    这一次他把气都撒在了同伴头上:“告诉你们,以后少招惹严景寻听到没?尤其是你胡晓鹏,你他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我告诉你,你以后要是再敢捕风捉影搬弄是非,当心我弄死你!”

    .

    转身离开后不久,景寻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纵使已经删除了那个人,但凭借原主的记忆,他也知道这是渣攻的号码。

    想也不想,他直接将电话按掉。

    号码拉黑。

    受原著影响,景寻对那位二少的滤镜可是有一堵墙那么厚。

    而他也并非冤枉了他——不仅仅自己最初时跳楼、中了药的事儿都是这位二少间接造成的,后续那个视频事件中,沈勃翰试图推他出来顶锅、为二代圈洗白的行为也是铁打的事实。

    再者说来,原主的弟弟住院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渣攻至今都不知道有这一回事儿……可见他平时对待原主的态度也只是玩票心理,从未真正关心在乎过。

    所以跟这种人没什么可说的。

    也不是什么真正爱过的人,不存在那种很久以后相遇欲言又止相顾无言的戏码。

    景寻是个干脆利落的人。

    他们再相遇,连招呼都不必打。

    但他显然低估了龙二少的执着。

    ——他拉黑一个号码,沈勃翰就换了个陌生的号打过来。

    “喂?严景寻,你干嘛躲着我。”沈勃翰的声音在话筒中传来。

    景寻这边闻声沉默了,对面却自顾自地说道:“我们谈谈吧,我知道你还在医院里,你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吗?怎么不来找我帮忙,嗯?”

    “……”

    景寻被烦得不行。

    尤其是被对方最后的那个语气词“嗯?”给雷到。

    那个瞬间,景寻脑海里突然映出了一双桃花眼。

    清寡淡漠。

    偶尔也会有些神色。

    ……明明是一对兄弟,长相却一点儿都不像。

    性格也差了好多。

    景寻直接说:“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分手了,二少。”

    “……”

    这次轮到沈勃翰被堵得说不出话。

    对方深吸口气,似乎下了老大决心似的,平心静气地说:“你在哪儿?咱们还是见面聊吧。”

    景寻丝毫不想给面子,他语气平静地陈述:“可是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言下之意就是还有什么可见面聊的?

    沈勃翰再次被堵。

    ……但凡是严景寻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掺杂了一丝丝的幽怨,二少也不至于这样哑口无言。

    可对方就是语气平平。

    和连一个字都不愿与他多说的不耐。

    ……

    二少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尤其他已经这样主动、低三下四地跟严景寻说话了!

    “严景寻,别不识抬举。”沈勃翰的话语中暗含警告,又逐渐染上了一丝傲慢。

    自打不装穷了以后,他表现出的傲慢就日渐增多。

    不装穷是因为玩够了,可以随意用这样的语气直呼原主的名字,也是因为玩够了。

    说白了,他就从来没把原主当成是人看过,所以不需要尊重他,他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玩具,或者有思想的牲口、宠物。

    景寻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挂掉。

    临挂断前,他听见对方还在那边说:“我就等你来求我。”

    这话让景寻心中的鄙夷不由变得更深。

    还去求你……当是在拍电视剧?

    然而挂断电话,景寻也不如他在刚刚通话中表现得那么淡定。

    沈勃翰那恶狠狠的模样……说真的,让他不免开始有些担忧。

    主要是原著剧情中,后期原主在半残以后也看清楚渣攻的为人了,他无法原谅自己也再无无法忍受渣攻,于是试图逃离。

    但每一次都被异常执着的渣攻给抓了回去,日常开起了小黑屋副本。

    ……

    景寻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先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他以为趁攻受之间还没那么多纠缠时彻底断了联系就可以摆脱渣攻。

    但他没想到渣攻竟然是这样油腻不讲理的性格,以前太喜欢他了不行,现在不喜欢了也不行。

    这就难办了。

    而且渣攻现在已经知道了他在医院,那就难保他不会近一步调查他家里的事……

    还有怎么才能让渣攻彻底不再纠缠他,就成了他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景寻一直在医院留到很晚,二老见天很晚了便出声催促,让他回学校休息,说不要耽误明天的课程。

    可弟弟现在还没醒,罗女士他们还在,景寻又有点儿放心不下。

    雷天昊现在的情况不需要住ICU,直接被推回了原来的病房,他住的病房是四人间,因为医院病床紧张,便宜的、能有个房间住就已经不错,他们家人从来不挑。

    但四人间也十分拥挤了,因为本身病房就不大。

    每张床上都有患者,陪同家属只能在窄小的过道上架一张矮床睡觉,还只能睡下一个人,再多的陪同就要去走廊上睡。

    条件实在可谓艰苦。

    于是景寻提议:“明天周末学校放假,也不用上什么课,要不今晚我住这里陪床吧,妈……你跟我爸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过来就行。”

    “那怎么行。”罗女士坚决反对,“你又要学习又要打工,明天没课就好好歇歇,快点回去吧,我跟你爸一人看半宿……我俩搭伴儿都习惯了,哪用你在这儿,反而碍事儿!”

    继父也说:“是啊,快回去吧小寻,折腾了你一宿,快回去。”

    最后景寻是直接被二老从病房中推出来的。

    病房里,隔壁床陪床的阿姨直羡慕罗女士夫妇:“还是你们夫妻有福啊,有这么一个大儿子,有能耐又知道心疼你们。”

    几个床的病友们早就相熟,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聊起来了:“是啊,听说还是名牌大学的吧?长得又这么俊,唉,你大儿子现在有没有对象呢?”

    整个走廊都响起罗女士受夸后的笑声:“哈哈,没对象没对象呢,你们有合适的给我儿子介绍一个啊。”

    景寻:“……”

    景寻不敢往里进了。

    也没有立即离开。

    他知道罗女士和继父雷先生不会允许他在医院里陪护——原主从前也只是简单地来看一看,送完钱就急匆匆地回学校。

    他的主要职责就是学习和赚钱。

    但感情上……一想到那对为了患病的孩子牺牲所有的夫妻……

    医院永远好比大型购物商场,只是即使到了夜晚,也没有一刻宁静的时候。

    走廊上依旧人来人往。

    有大声说话的,有哭着喊着的,有叫骂的。

    这里驻扎着城市中最绝望的人,而曾几何时,景寻就是在这里长大。

    人多的时候可以装作若无其事,但说实话,他真的很讨厌医院。

    景寻低着头,无意识地打量自己的鞋尖儿,有一刹那猛然觉得四周变安静了许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为什么突然安静了?

    景寻十分很诧异。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他平时专注做事时会自动屏蔽掉周围的声音,所以有时候回过神来就会发现周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比如他印象中老师还在上课,可再回神早已下了课。

    但他刚刚也没想什么啊?

    总不会一下子就到了午夜……

    正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一串脚步声逐渐向他的方向靠近。

    紧接着,一双干净锃亮的皮鞋出现在景寻的视野之中。

    “景寻。”

    低沉的声音好似富有韵律一般在头顶上方响起,景寻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猛地抬头。

    正撞进一双冷肃的桃花眼里。

    “抱歉回来晚了。”

    见他抬头,沈逸烬神色比往常多了几分关心:“小寻,还好吗?”